Napoli.

你是真虞姬,可他是假霸王

就连我都是个骗子

北北北北北冥:

云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我没控制住我的手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哈哈哈哈哈

占tag致歉

Mrs Styles:

想问问有人看了刚刚AS的比赛吗


邦信真的.........


邦哥的大几乎全给信信了


解说也是很给力,虽然知道只是战术方面但是忍不住带上cp眼镜啊x


“刘邦,保无痕的韩信”


“不仅是他(信)一个人,还有刘邦这个点”


说实话现在的KPL上感觉能看到他们俩的组合已经是有生之年系列了


而且还配合的这么好


这次终于,又能保护你了。


大概是激动过度不知道在说什么吧


真的很喜欢他们。

【邦信】猫

查无此喵:

【邦信】猫


cp邦信


韩信楼底下多了一只猫。


家养的,连撒娇卖萌觅食都不会,整天就知道扯着嗓子在楼底下喵喵叫。跑路也快,韩信去抓了它几回,都让它跑掉了,没能成功。


接着猫就认识他了,听见韩信关门的声音都回吓得喵喵跑开,弓着身子拿一双大眼瞪他。


韩信的隔壁住着一个和他差不多的年轻人。


年轻的男人没去抓猫,他给猫买了大包小包的猫布丁和妙鲜包,下班回家喂上一口,下楼倒垃圾的时候又去喂上一口,只要他出门,猫一定会麻溜的冲过去,缠着男人的大腿嗲声嗲气的撒娇。


韩信眼看着猫一天一天胖起来,天气好的时候就趴在他种的一栏花上晒太阳,搞得他的花垂头丧气,半死不活的。他蹲在楼底下,和猫大眼瞪小眼的面面相觑,然后楼道门“吱呀”一声,他的邻居领着一袋垃圾走下楼来。


“哟,您也喂它?”男人声音很好听,他指指缩成一团的猫问韩信。韩信站起身来,跺了跺酸麻的脚,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不是,我等你呢。


等我干啥?男人慢悠悠的撕开猫布丁的锡纸包装,瞥了一眼韩信。


“你不能喂这猫,它把我的花都糟蹋了,要么您就把猫带回家里养吧。”韩信指指那些奄奄一息的花,男人连头都没抬,“我家不能养猫。”


“那就让我把它赶走。”


“那不行。”


“那你就养它。”韩信咬定了不松口。


“我给你养花,保证一棵都不死,行不?”


韩信从上到下打量了一圈男人,至少看起来不连自己都养不活的死肥宅,勉勉强强的点了头。


他就知道了男人叫刘邦。


韩信那一栏花有十几盆,刘邦放到了阳台上。韩信从自家阳台探出身子,就能看见他那一排当成宝贝一样的花。刘邦每天早上浇花,韩信就趴在那监督。


“哎,你怎么这么喜欢花?”


“要你管。”韩信盯着刘邦手里的水壶,嚷嚷道:“傻子你要淹死它了!”


刘邦依旧在喂着猫,有时候韩信也去喂,只是猫依旧很讨厌他。有一天刘邦浇着花,突然就提起把猫带回家里来的事情了。


“你以前也不养它。”


“那是以前,我现在觉得,多个伴也挺好的。”


那我的花不用你养了。韩信想,却没说出来,他抓了抓头发说:“我看还是别了,你把它弄上来,我看着烦。”


刘邦没说话。第二天猫就不见了,韩信在阳台上看见了它。猫被他吓得“喵”一声,屁滚尿流的窜回屋里,过一会刘邦把猫夹在怀里,睡眼惺忪的钻了出来。


“你怎么把它弄上来了?”


“要你管。”刘邦学着韩信的语气,摇头晃脑的说道。韩信想都没想,抄起晒在外面的枕头扔了过去。


正中靶心。


猫一爪子蹬在刘邦那张还算帅的脸上,留着一排血印。不一会韩信就砰砰砰的砸门,怒气冲冲的抱了自己的枕头回去。


韩信扔了枕头,扔了被子,终于在一个熬夜加班的晚上把自己扔了过去。


“没带钥匙,”韩信顶着硕大的黑眼圈,夺过刘邦手里的啤酒狠狠的灌了一口,“也睡不着,反正我都在你这儿存了一整套被子了,明天再找开锁公司。”


猫表示强烈抗议,刘邦抱着被子过来,把韩信裹成了春卷。


“你在这坐好了,别动。”刘邦在韩信疑惑的目光下抱了一整箱啤酒来,挨个起开,朝韩信面前一推,“你不是睡不着么,来,喝酒。”


韩信被刘邦灌酒,不是一杯一杯的,是一瓶一瓶的。喝着喝着俩人就对骂起来,一个我操你妈养个屁猫啊吃我的喝我的还和我抢人,另一个就拍着大腿你他妈傻逼啊谁白白给你养花啊大早上困死老子了。


骂着骂着就闭嘴了,不知道谁先扑倒谁身上,一口堵住了彼此的嘴,满嘴的酒气熏的韩信睁不开眼,闭着眼就在刘邦脸上胡乱啃,啃着啃着就往下跑了,刘邦叹了口气,声音很清醒。


他说,我迟早栽在你身上。


之后韩信嫌弃他房子太脏,誓死不搬过去。于是刘邦退掉了房子,带着猫了呵呵的搬进了韩信家里。


猫有了一个新名字,就叫猫,是韩信取的。那些花也都有了名字,从左到右依次是春兰,翠菊,阿发……是刘邦取的。


每天早上,刘邦就蹲在那,一个个掰着指头数:“今天阿发掉了一片叶子,玉枝开了一朵花……”然后再跟韩信一一汇报,韩信白他一眼,说我他妈连谁是谁都不知道你跟我说个屁。


韩信是个外科医生,起早贪黑为着别人的命忙的半死。刘邦在一家不大不小的外企工作,用他的话说,无欲无求,混吃等死。韩信琢磨了半天,还是决定把他养花的原因告诉刘邦,他挺悲伤的,他说每一盆花,都代表他没能救回来的一个病人。


刘邦沉思了一会,说你是不是看过那个笑话,出轨一次放一个鸡蛋的那个。


韩信气的把他踹下了床。


那些花隔段时间就会增加一些,韩信有时候会盯着他们发呆,看着看着,体重已经直逼十斤的超级大胖猫就会挪过来,一猫栽进他的哪盆可怜的花里。


“刘邦你管管你的猫!”韩信艰难的领着十斤肉的后脖子把它拖出来,刘邦心情不好的时候总嫌他烦,说猫是怕你伤心为你好,你这人真是狗咬吕洞宾。


刘邦又说,猫喜欢什么花?那天我死在你刀下了你可千万别给我种盆他喜欢的,我还不想被胖子糟蹋。


韩信说你放心吧,给你种盆猫薄荷。


入了冬之后,刘邦格外嗜睡。


他和公司请了长假,偶尔清醒的时候,也不出门了,缩在被窝里眯着眼撸猫,等着韩信来喂他吃饭。他吃的不多,韩信就一天喂他八次,就这个吃法,刘邦不仅一点没胖,反而更加消瘦了。


韩信知道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了。拖着刘邦一定要去医院。刘邦冲他摊摊手,十分平静的说,喉癌,没救了朋友,混吃等死吧。


韩信沉默了,头也没抬转身就要走。平时从来不亲近他的猫突然一下子扑到他腿上来,嗲声嗲气的撒娇,缠着他的腿不让他走。韩信踢开它,它又喵喵的扑上来。刘邦从他背后看着,看着韩信垂着头,眼泪啪嗒啪嗒打在地板上。


刘邦说你哭吧,我啥都没看见。


韩信把花全卖掉了。刘邦问他为啥,他说看着心烦。想了想,又补上一句,“你要敢死我就给你种猫薄荷!种一排!”


刘邦笑道:“那你是要把猫一起弄死,爱猫协会表示抗议。”


“爱刘邦人士表示强烈谴责。”


“那你把猫放下,别摸他了,摸我。我是你的大猫。”


刘邦摊牌之后,有一次问韩信觉不觉得自己被骗了,韩信狠狠地点头表示认同。刘邦又试探性的问他要不要分开,韩信两手铲起猫来扔到了他脸上,刘邦感到窒息。


噢,那时候猫已经有十二斤,成了名副其实的猪猫。


日子过的飞快。他们谁都没再提这件事,然而刘邦的身体还是一天天衰弱下去了。第二年的冬天快要过去的时候,他们突然之间都明白,时间不多了。


最后的那几天韩信给刘邦写了很多信,有一半是再骂他,数落他,刘邦看着看着就乐得缩成一团,他说骂我好啊,你终于发现我是个大坏蛋了。


那天晚上韩信睡在他的旁边,蜷缩在他脚底的猫突然叫起来,凄凉的令人毛骨悚然,韩信立刻醒了过来,他握了一下刘邦的手,已经冰凉。


他摸了一把自己的脸,也是一片冰凉。


韩信很平静的处理好了刘邦的后事,他其实也是孤家寡人一个,没什么亲戚朋友。韩信在他的抽屉里找到了一摞信,都是刘邦偷偷写给韩信的,有几百张,全部都是一句话:


“亲亲你:


我很好,你别想我,你要是想我想的难受了,我就要打你了。


                           你的大猫。”


韩信只留下了一张,剩下的都扔进了垃圾桶。他照样上班下班喂猫,猫渐渐瘦了,每天愁容满面,在空荡荡的屋子里来回踱步,像是寻找着什么,找不到,就躺在地上打滚,呜呜的像是在哭。


韩信还是没掉过一滴泪,他想了很久,抱了一盆玫瑰回来。韩信很喜欢玫瑰,红色的,很好看,和刘邦没有任何关系。他自己都觉得可怕,好像刘邦从来没有对他有过任何影响,好像这个人从来不存在一样,只是心里闷闷的,却也不是悲伤。


接着就过年了。


韩信抱着猫,一个人对着电视里喜气洋洋的歌舞,过了个冷冷清清的年。快凌晨的时候,他困的要死,上眼皮下眼皮打的不可开交,忽然想起刘邦说要陪他放烟火,腾得睁开眼,喊了声,“刘邦,起来放烟花啦。”


没有回应,韩信迷迷糊糊的想,这么晚他到哪里去了,摸出钥匙就要出门找他,猫凄凉的叫了一声,他回头看着猫,然后突然想起刘邦已经不在了。


不是出门了,也不是一段时间不在,是永永远远的不在了,是要消失一辈子了。


直到那一刻,他才真正意识到刘邦已经不在了。


他对着满城的绚烂烟花,嚎啕大哭。


end















每个人说一篇你心目中的邦信神作吧。

是的我是在空手套文文π_π

日本の新鲜事儿:

能把联名手机做到连动漫原产地都服气的,估计也就美图M8s了 ​​​​

真的真的感觉魏谦没有真正的喜欢魏之远。。。看的憋屈死了

最后离开的那个人一定是最勇敢的